终究不敌的事

tailsaint | 2007-09-30

天还是昏昏沉沉的...心情也是...体育节没有带来一点高兴的气息...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抨击着我的心,除了和你喊到底做错了什么,不再叫队,不再领操,不参加集体操,不参加列队。究竟有何不满?我累了...真的累了。 听着宁月...心里好像被谁生生用刀捅了进去...一刀刀直捅心底,一刀连一刀,丝毫喘息的机会都不留下...鲜血飞舞~盛开出巨大的红色花朵 ...顿时想哭...可是却没有流下一滴泪,不知道为什么,很憋...也觉得很释然.....突然明白了曾经一个人告诉过我的话...想哭哭不出来,才是最痛苦的...   朋友们都来劝我给她道歉...可是只有米成功了...,虽然有时很害怕米的离开...可是却很珍惜和米在一起的感觉......米的存在总给人很充实的感觉... 惨败的满手伤...终究不敌的事

诡异的冷

tailsaint | 2007-09-30

这两天总有昏睡的状态出现,正在听着课,突然就伏在桌子上睡了过去...用同学的话说就像晕了过去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睡了快一个早上了...为什么还要醒过来?...为什么还要去面对那些悲哀,从来就没有的心境却总带来不悦,她今天还是那样,不理就不理吧,当了10年文体委员了...不当也罢了.何必去留恋?没什么好留恋的,真的,没什么."一个人,一支烧火棍,孤独的面对整个世界..."似乎是诛仙里的一句话.非常喜欢.一遍记住了的话.可是,我却从未看过诛仙. 很诡异的天,很冷,冷的人想吐...手中的热水瓶被紧紧的抱在怀里.虽然穿了很多可是却没有挡住寒流...也许身体真的不行了,12岁就不管用的先锋5,16岁就不管用的阿莫西林.发烧一次不管多少度都得在家躺1周...我真的快死了吧...哈哈。这次完了就得换药了...阿莫西林...一天8粒已经不足的需求了......注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了,反正也不会想活太久...最好能在更年期前就挂了吧,免得别人烦,自己也烦...虽说可能不够当红颜,但是可以薄命...晚上就可以放松了,没用太多的想开学后的考试,还是那句话:走一步算一步吧,实在不行走我自己的那条路... 说说朋友们....可可回来了,人变了.无奈...终于可以理解张启的无奈了...夹心找到了大毛做老公...还算可以吧...并不想做什么评论...对于我而言,有米就够了,有这个名分就够了...不想再被这种事所扰乱心志...我已经害怕这种事了......绝对不要再有这种事了...乱...

一个人,一世界

tailsaint | 2007-09-29

还是习惯了一个人... 可以很安静很安静的写我想写的...不用在乎任何人的任何感受。那些孤独,悲伤,我只想要在不安分的时候有地方可以宣泄... 早已经习惯黑夜了,电脑屏幕的星点蓝光就足够点亮50平方米的屋子...没必要开灯,过于明亮的苍白反尔让人恶心...还是喜欢深夜上网,只是需要这个不被别人打扰的时间。似乎经过了整整一年,又绕回原点了...放弃了明朗,选择了病态。没什么不好的...这样的生活可以给我带来我想要的“灿烂”,可惜的是:我的愿望往往在还没有灿的时候——就烂了...这真的是件很悲哀的事情...偶尔会发现有和我一样病态的人,这种病态并不是件丢人的事......为什么一定要把生活明朗起来?我真的做不到... 班头今天的抽抽...真的很让人生气... 一切都准备好了,她却为了一个没学籍的男人放弃了...真的很不安,比杀了我还不舒服...难道要看到也给你玩破罐子破摔吗?我可是正式生啊!!!你要让我以后如何证明我努力的活着,我又该如何证明自己曾真的努力的活呢?乱的...线被挑开了,却没人有可以去将其重新连上...难道真的没有出路了吗?难道真的被命运出卖了?或许吧...不屑弥补...至少,我还有我自己的路可以走完...虽然是一条绝望的路,一条满是鲜血所铺的路...可是,这是少主我走给你看的路!!!觉醒吧.....

开城

tailsaint | 2007-09-28

这里算是开张吧...   QQ空间已经用了一年了     突然发现那个空间已经成了...       为了给别人看而存在的空间...         还是重新回归到最早的样子吧...                                                    PS:QQ空间今天1周年...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