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泣

tailsaint | 2008-10-26

昨晚或者說今天早上做了一場夢,哭了。說著可能可笑,夢見臉姐不帶我們政治課了,歷史老師也不教了。 臉姐把我叫過去,說了什么已經記不得了,總之,就不是帶我們。從辦公室出來已經都哭了,然后,回到班里發現從新分座位,前面還是夏和丹,自己依舊單人。政治課上課的是個男的,教得巨惡心,和臉姐教的方式差的很遠很遠,就哭得更兇了,并不明白是為什么。卻十分傷心... 回頭看見旁邊坐的是李天雍(為什么是他?)自己伏在他肩上哭,他安慰了什么還是沒有聽到,只是看見了口型。越來越傷心,越來越難過。甚至氣憤。沒有邏輯的夢境。夢里進行了斗爭卻無力挽回,其實自己什么也做不到。任憑來去。只是不甘心,只是不愿意。不想就這樣分離。應該是第一次在夢里哭吧,有著真實的存在感。 害怕成真,或許這就是讓我珍惜她的最好說辭。自己都沒想到會這么難過。早上起來后心情卻極度的沉重,快樂不起來。直到在辦公室里過完成績才稍稍放下心。可怕的夢。難以表達的壓抑。 英語課前莫名的興奮,有些頭暈,找任喆平靜自己,還是無法抑制。料到孫思原要遲到,便幫他好心占了個座位,果然。六節還是七節課,我漸漸可以想起他的臉了... 的確很失敗。 PS:劉凱旸個×。居然感冒了,而且還坐在我旁邊。繼續期待下節課...

憑什么

tailsaint | 2008-10-19

恩,我糾結了。 晚上上課,帶隱形眼鏡都快把自己戳瞎了還沒帶上。孫思原很無奈的來了一句:“帶不上就算了吧。”表情很詭異(他憑什么),我知道我的穿著有點太正式了。座位還是左邊孫思原右邊劉凱陽。(憑什么還是這么坐)本來以為一周一節的課就這樣在我和劉凱陽的舌戰中結束,結果一下課就激動了,大家為什么要要對方的數學卷子,憑什么是數學,太沒人性了。憑什么?憑什么不是語文... ... (憑什么是我,憑什么別人不會的題就要問政治課代表,憑什么我是政治課代表,憑什么?) ... ... ... ... ... ... ... ... ... ... ... ... 最近就在憑什么中度過了。 多么完美的世界。

照片~

tailsaint | 2008-10-12

配了副紫色的隱形眼鏡,大家說像最終幻想的人物。 這張也是。 親愛的嘉,超白癡的表情。 嫵媚的孫文同學(......) 最近的生活真是太有愛了~

unwritten

tailsaint | 2008-10-12

題目和正文一點關系都沒有... 度過了悲慘的考試,取得了悲慘的成績... 被馬臉連罵了四天:第一天——不求上進、第二天——上課玩手機、第三天——課代表不帶頭完成作業、第四天——陪班頭一起說我。從小到大,應該是第一次因為老師說我而這么難過,那天政治課上,當她說:“你在底下做什么老師看得明明白白的,你是課代表,老師希望你可以以身作則,不要自欺欺人。”眼淚差一點就下來了,好失敗。 可能因為種種的種種,總覺得自己和以前差了好多。 張妍被班頭調到我旁邊了,大肉一個人坐了,雖然是玩笑,雖然大家心里都明白。可是,每次聽到、看到有關他們的一切,眼神還是會黯淡很多。自己都很詫異。就是這樣,只是這樣。總以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結果不然,影響沒那么大,還是影響了...就算今天讓張妍看了我的筆記本,讓她了解了我的想法,還是會覺得不實。 就像自己寫的,感覺離他們越來越遠了。 Ps:《Vampire K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