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月

tailsaint | 2010-04-18

题目与正文毫无关系 宿舍的舍服买回来了 效果很好 嗯 在收藏里面找到WAX的视频 好像是12月那会儿收藏的 是王的主页 现在想想 还是不要这么熟的好 有明显的不实 让我活着幻想里多好 总是想那次漫展多好 怕再找2年 也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 以前强大的心理支柱 变成了左右我心情的东西 那天和小棕在床上 看视频一直看到凌晨3点多 到WAX这个的时候 心疼死 真的好心疼 当时练的曲子就是小步舞曲 结果 歌里面也有 看着看着 给她讲起来那年漫展 晚上就做梦了 梦见JAJA 还有小启 儒 那天的梦真的是反的 有对我很好很好的JAJA 就像最早以前刚认识一样 一直记得 一直... 本来有社团的会议 再一次的找借口没去 其实舍不得 但是却无法过去 不知道猫会不会去 还有琪哥 嘎嘎 这次的五一 我依然选择放弃了 做不到 什么都做不到 我也不会去看了 免得自己难受 明明是陪伴了自己7年的东西 明明是舍不得的 放不下的 难以抉择 真的不想离开 可是找不到了存在的目的 那个世界 [...]

我和现金绝对有仇

tailsaint | 2010-04-14

... ... 如题 这个月连一半还没过完 生活费800早就空了 问任借了500 又空了 从中行那1000自己急用的钱中取了400 再次空了 小姨资助了300后 今天基本告罄 完美了 半个月2000 ... ... = =! 写此日志目的 告诫自己 不要想买啥就买啥 就算是需要的也等下个月生活费到了再买ORZ... ... ...

爱上了一个人

tailsaint | 2010-04-12

早上 深深的 纠结 晃神 校内上说 爱上了一个人 被很多人误会了 任说 是早已爱上 是 也不是 确实是 早已爱上 只是对象不对 为什么 都说是儒呢? 刚认识的时候 真的有些心动 甚至每年都会不淡定几次 只是现在早已被两年的悄然无声 磨尽 前天 不小心看到 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在意 那个 just for fun 还是想到过年的时候 想到以前的一切 物是人非 是 爱上了一个人 这样说也不对 是一直爱着 也一直很重要 很在意 这么说真的很欠妥 却就是想说 爱上了一个人 低头 睡觉 醒来时 却发现是靠着人的 两天没合眼 睡的很沉 不知道是怎么靠上去的 好像睡了很久 又好像只是一小会儿 不过 胳膊应该都蛮难受的吧 有点不好意思 却也满是温馨 一天 24个小时 [...]

好了,每年两次的不正常周期开始了

tailsaint | 2010-04-08

上半年四月中到五月下旬 下半年九月中到十一月下旬 根据今天种种迹象表明 我的后遗症开始了 嗯 晚自习啥都没干成 光剩和李欣聊天了 丫的跑我们教室来祸害我 书签第一版基本做好了 很好看 就是成本高了点 第一批人选 王艺儒 张有暗香盈袖健聪 张曼 第二批人选 仝仝 嗯,就是这样了 剩下的排版还是得交给兔子师父大人 怎么前言不搭后语的 疯掉 QQ第一组十六个人了 也就是意味着要走一个人 第一组永远的15人啊 记得当时是妍妍说的 圈子只有那么大 进来一个就要出去一个 嗯。。。 以往都是在回忆中度过的后遗症 今年会怎么发展 还是说我真的注定要离开? 不会了 快开运动会了 什么都没准备 乱七八糟的生活 开始怀念高中的一切 想到了一个蛮恨得事情 这个月饿死算了。。。 饭卡还有30 现金37 嗯。。。 好吧 加油 强大起来 实在不行就喝中药恶心死自己 嘎嘎 好了 是时候开始了

再见

tailsaint | 2010-04-07

不应该留下 不应该再一次这样 身边躺的人是自己煞费心思在手机来电设置为“最终幻想”的人 可是心里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一整天迷迷糊糊的 什么都不想想 晚上似乎说了很多话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口气全说出来了 可能还包含着故意这么做吧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关于他的种种好 温暖的细腻的手掌 拍我的头的动作 轻轻一动就问我怎么了 脑子全是这些 明明已经很累了 想到这些还是不由自主的说 就像示薄雾浓云愁永昼威一样 有点幼稚 有点得意 其实 应该都是不在意我的人吧 似乎在这两个生命的轨迹中 我的存在无可厚非 一个两年 一个一年 有时候越想越委屈 莫名其妙的 在一个人面前总是说另一个人的好 最后可能都得不到吧 看到我在那一段曾经最最珍视的生命中 冷落 被冷落 最后失去了一切 然而 却没有人给我回应 没有给任何人讲过 只有含知道是圈子里的人 打不通电话也给她哭 QQ上他不理我也给她哭 高三的时候甚至被她叫做 死人脸 快到五一了 又这样了 害怕这一切 如果又是一个两个年我不存在在这段好不容易找回的生活中 是不是还要再受一次这样的折磨?! 还是说找到了才是真正的折磨?! 什么都是用心多的人受伤 用心少的人可以掌控一切 所以我是注定要失败了吧? 也许努力十日去讨好也比不上那个她百媚回首一笑 还是那句话 不被给与的,就是不自己的 那给了又收回的算什么? 那么如果我离开呢? [...]

转身离开,天昏地暗

tailsaint | 2010-04-02

你说,没什么,只是问问。 “如果有一天我不理你了,你会怎么样?” 我居然还真以为你,只是问问。 生活似乎很不顺利 一个人的离开 带来的是混乱 每一次看似要平静下来的生活 总是再一次的掀起风浪 学生会混乱的演讲 以为肯定是死 结果还选上了 一直生病 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没有了在身边的那个人 离开的决绝 有时真的也想放弃 干嘛啊 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却终究逃不出承诺的牵绊 做不到 中午回家看到会长 点头 问好 想到那时开的玩笑 去勾引会长 还真冲动了一下 嘎嘎 个人完成个人的事情 不影响 不多做 或许这样也好吧 每个看似平淡的生活下都有着混乱  天雍 孙文 张嫚 盖 我想我一定会完成我的承诺 不管是王 孔 还是任 可是 你知道 这个承诺 真的需要你的配合 我想说 如果你想结束它 就告诉我 不要说做不到 不要说你狠不下心 这样对我也好 但是,如果可以 就继续下去吧 我不会放弃它 承诺还是承诺 五年后,十年后,五十年后 [...]

还是记录最近这些日子

tailsaint | 2010-04-02

一直再纠结到底要不要写这第二篇 关于孔颖 关于张嫚 而确定这个想法是张启 嗯,你说 对你 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对王艺儒的不淡定 以及你的小心思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现在还不能说 谁都不能说 好像已经有人背叛了 只有用时间去熬下去 去证明我的感情是真的 这件事我有我的苦衷 没有想去打击他 报复他 真的 我爱他还来不及 可是 给你们的说辞却是险恶的 没必要解释 我想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关于圈子里的事情 嫚的想法和心思也是很明显的 我们无从改变 得不到的 便不是自己的 默默守候着吧 一步一步来 只是聪明点 相信他的话 但是要有自己的想法 昨天我们身体都不好 还是一起喝酒去了 伏特加 龙舌兰 琴酒 杰克丹尼... ... 长岛冰茶 玛格丽特... 都是洋酒 我送你回的学校 看你的样子有种想保护的想法 小小的 瓜瓜的 你说了好多好多 看你都快哭出来的样子 这是第三次见面 却有这样的默契了 第一次和一个女生用情侣杯 也许这也是“一见钟情”吧?! 我们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