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兰

tailsaint | 2010-06-27

先说个题外话 开始玩新飞飞了 难得的选了个不是法师的职业 同时 不知道怎么想的 名字叫 Gnihton 昨天去看五月天 看到感动 想找个人陪 却不知道叫谁来 想要的人 明知他不会来 后来 放弃掉场内的位置 一个人跑到学生看台去了 来来回回哭了3.4次 特别是唱到突然好想你时 还有温柔 阿信说 如果你要离开 给你自由 我知道 我还做不到 回归正题 兰 把柯南真人版第二部又看了一遍 陪了我十二年的动漫 后来发现 我哪来得这么大的耐心去等待一个人 全是因为兰 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有关 跆拳道 小提琴 钢琴 跳舞 对新一等待的耐心 那份只对新一才有的耐心 就算新一是雪莉的骑士 (支持官配 新兰王道) 雪莉说 就算实验失败了 十年之后 你17岁 兰27岁 你们还是可以跨越年龄的鸿沟 相恋相爱 可是你说 白痴 这么遥远的事情 谁知道啊 当你关上电梯门的时候 你告诉雪莉 等兰醒了 [...]

恶心

tailsaint | 2010-06-25

刘畅,呵呵 真恶心 恶心你们这些爱多想的人 恶心你们这些利用别人的人 恶心你们这些不值得在意的人 从来没这么恶心过 我靠 当初钱雨晨他妈的眼瞎了看上你 班长骂你骂的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也恶心 弄到复习范围又能怎么样 给了身边的人能怎么样 改不掉的性格 什么都改不了 只要一有事就成这样了 自作多情的一个人啊 真恶心... ...

虚伪啊

tailsaint | 2010-06-23

虚伪的优秀团员... 嗯,逃课 迟到 早退 旷早晚自习 无恶不作的我 优秀团员 虽然去争取了 不过必然是不够格的 只是不能让走狗当上 同时 恭喜主人比黄花瘦席拿到优秀团干部 撒花 好了 以上是虚伪的东西 Ps,学校给发的杯子 太无语了 昨天跑到音院 弹了会儿琴 等小翼 最后一次大聚会 后来跑去看电影 就像给某女人说的 在他面前可以很淡定 什么都不想 找到自己最初的目标 以前觉得王艺儒是这个角色的扮演者 谁知道到最后 大家都废柴了 嗯 也好 只不过以后再遇到纠结的事要怎么办 老师 我的精神支柱啊 每次遇到麻烦的事情 只要上完课 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这一学年的两件大事 都是因为没时间上课造成现在崩溃至极 一是去海南 大家都变成了当局者 所以 那时让我养成了一个坏习惯 二是李天雍 在忙考试 三个月没联系 如果当时有任何一个条件的存在 只可惜 那时候 失去目标实在太可怕 嗯 暑假好好练琴 昨天在某人面前摸琴手都是抖的 汗... 那句经常给别人说的话 [...]

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

tailsaint | 2010-06-21

半夜 头疼 收不到你的短信 找不到你的踪迹 在字里行间搜寻着星星点点 大神说 微微,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 那么 我该说什么? 老师快走了 新加坡 这也是 可以给我目标的人 他走了 那天最后一次一起吃饭 我们说好 我大四暑假先去新加坡玩一圈 他要接待 商模课我们组赚了32亿6千万 如果有一天我真能有这么多钱 一定给他买一个世界上最贵的弓子 买50万的 呵呵 虽然现在他用的是2000的弓子 我用的是300的 他去日本进修的时候 所有的演奏会我都去 嗯 感觉这一年答应了好多事 给儒说 出国一定带上他 当然我会努力 不过就我现在的样子 自己出去都难 给张嫚说 回来给她带她想要的 给孙文说 只要过的宽裕 每个月给他打50美元 不过不太可能宽裕啊 15美元也成 嗯 给孔颖说 NoLan从日本回来带的风铃给她一个 给任喆说 如果和天雍分了就不和任何人好了 给你说 我会一直等 一直履行我的承诺 直到你终止它的那一天 以上,都是认认真真说出来的 只是 有些人是朋友 有些人不是了 有些人背叛我了 [...]

Summer

tailsaint | 2010-06-14

对夏天的迷恋与依赖 难以言喻 中午和尚杨李方一起回家 嗓子哑着 一句话也不想说 是该庆幸 他们昨天都没有回家 今天还有人能把我扯回去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什么也不想说 好累 好难受 心里像是被什么压着一样 不停的叹气 受不受伤无所谓了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 我珍惜的 不珍惜我 珍惜我的 我不珍惜 时间只剩最后两年了 再一次的放弃甚至是麻木的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可是做不到终归是做不到 出国 多无情的一个词 还有 恶心 呵呵 总算是理解灰儿了 原来被人骂恶心是这么难受 而且还是被自己在意的人骂 其实想想 这样骂人才最恶心 灰儿说的对 你有什么权利骂我恶心 你什么兜不知道 你是第一个骂我恶心的人 只是 这些话灰儿说的出来 我说不出来 就是这么软 就是这么顺着 就是什么都做不到 就是会被这样对待 我都认了 这就是我的性格 我认为重要的人我就是会这样 就是可以不管不顾多年的友情 想骂我就骂吧 我不在乎了 学会了 习惯了 属于他的生活方式 我选择的 [...]

仲夏夜之恋

tailsaint | 2010-06-11

原以为再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今天在建科大 和班长他们去打篮球 后来把孙文叫来了 看着他 还有一点一点黑下去的天 阳光晒后地面上的温度 梧桐树的香 孙文衣服上的金纺味 ... ... 所有的这些 全将记忆推到高中 不管是中午 下午 还是高二的篮球赛 看到孙文打球 是有多怀念 甚至不想走了 那时不管不顾的躺在操场上 地面的热气蒸在微微凉下来的空气里 困意 总是说考完试一定要回来 在操场上睡一觉 看着天 什么都不想 什么也都不会想 就这样 在自己的世界里 纯怀念一次 感情太多 写出来便是混乱 夏天总是美好的 I BELIEVE

那个梦,外加种种想说的

tailsaint | 2010-06-08

好吧好吧好吧 被看出来了 昨晚做梦 梦见和班长好了 记得刚开学的时候 因为和班长以前就见过 故意气某人 说看上班长了 后来 玩开了 整天在教室喊叫我家全儿 我家全儿 再后来 和梦阳也熟了 外加尚杨 我们就变成了305 具体的忘了 只记得当时拉着他 一起去吃饭 然后梦里他问 接吻为什么不闭上眼睛 因为不爱 是吗? 原来是这个意思 原来... 不想多想 原来逃避是这么简单而轻松的 昨晚还是很悲剧 忙了一整天 极度不舒服 吐了 早上不知道班长怎么知道的 把稀饭带过来了 很感动啊 第一次在家 那是第一次被人照顾 第二次是董飞 在运动会后 天天带我吃饭 最难受的几天把饭端到宿舍 以至于胖了10来斤 第三次 班长 (这是有妇之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记得 你们的好 灰儿 看到你和小溪和好 真的很高兴 刚刚你发来短信 久违了 好久没有和你联系了吧 那天和思去你们宿舍看电影你也不在 不过 听到郑WF和DW说的关于我的事情 [...]

从305到香水

tailsaint | 2010-06-08

想写这篇日志已经很久了 一直没有行动 今天是第二天 班头依然不在 依然不去上课 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有太多想说 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先是305 这个让人恋恋不舍的地方 没想到几个如此不靠谱的个体居然现在会这么够义气 在一起只有欢笑 没有不开心 再多的不爽 也会从这里消失 特别是班长那天说的那句话 一直记得 不管能不能实现 相信大家 本来两个今年要走的人 都因为放不下而没走成 嗯 本来打算退学 也因为305而动摇 也许 这会成为我大学最珍视的 空酒瓶 牙膏 饼干 退了皮的狼蛛 破了一个洞的毛巾 都是美好的记忆 还有我们都爱的张震岳 五月天 似乎还是得说出国的事情 如果说305是牵绊我的一个坎 那么天雍就是坎上的钉子 终究还是过不去 舍不得 忘不掉 放不下 以前再难放下的都能放下 可是现在 居然有了无法触及的软肋 半年多了 一直是这样 空前绝后 孙文三番五次的提醒 结果一点用都没有 我承认 这是我逃不掉的 不敢往后想 不敢想从前 连自己有时候都会诧异 原来我那么爱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