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it go

tailsaint | 2014-06-14

当时看一篇写拔牙和放弃感情的文章 现在终于明白了这种感觉 纵使千般不舍 但是太疼 终究要let it go 两天没抽烟 刚刚抽了根 esse 也没什么感觉了 习惯太可怕 渐渐就成了本能 安逸的时间越来越多 想不通的却也越来越多 心里在乎的多少年也变不了 就这样 现在或者是5年前 8年前 都没有区别 心里的敏感反倒与日俱增愈演愈烈 说实话 如果天雍说让我回去 可能还是会回去 总有这么一个明知是坑还是要跳 孙文说 天雍除了能给你回忆还能给你什么? 其实 我也不知道了 但是本身就是个活在回忆中的人 有了回忆 就是够了 还是没有洒脱到对这个人let it go

第23个夏

tailsaint | 2014-06-02

夏天 回归 记得以前写过 有个魔塔般的人 不幸的 多年后的今年 一切蜂拥而至 似乎每次弃博都不会超过一年 一年之中 总有爆点让我不得不回来 XF 和 XF 都好样的 这凄惨的一年 你们给我锦上添花了 继续联系李天雍 总觉得这一次绝对不会再出任何状况 那些本能般的反应 怎么会忘?  

tiny time

tailsaint | 2013-07-17

看完小时代  追了多少年的故事给了我一个结尾 爱上了其中两首歌 我好想你 时间煮雨 其实该疯该闹的时间是时候结束了  而学校给的一个沉重的打击  立刻无声的结束了我该疯该闹的生活 怀疑大论文抄袭 心里顿时慌了 不明白为什么  每次倒霉的总是自己  真正抄袭的人安然度日   自己的努力却被怀疑 虽然不算很糟糕  但是  心里总有个结 最惨的结果  就是自己这一年被否认  希望还是可以度过这一次 很辛苦  但是别无选择 生活总是这样  做到最好和最不好都会被否认  而混日子的人永远快活自在 有些理解你的想法  种种的不公平  却无法改变 只能硬生生的接受 承受 忍受 侥幸的是自己的生活总能比你好受很多  可是以后呢 现在的心态还是那样吗? 你很早学会的东西我到现在明白  那种隐忍  那种不为人知的努力和勇气    

7月21日晚23点55分

tailsaint | 2012-07-03

这个时间 就会从首都机场离开中国了 不知道在UK能不能用中博写东西 不是很开心 不是很期待 不是很伤感 今天居然还买了一个小德来玩 又能玩多久? 22号的凌晨4点多在迪拜转机 看到这个时间点就困 莫非是要喝咖啡喝死 不过夜猫子的生活也没有少过 习惯活在夜里的习惯也没有改变 只是越来越淡薄 好像一切都事不关己一般 害怕回家 害怕出门 害怕没人陪 有害怕没自由 在家除了不能抽烟 简直是 看书 睡觉 吃饭的天堂 同时要忍耐各种唠叨 最近脾气很大 当然不能全部归结在生理问题上 心神不宁了 要走了 怎么还不能正常起来? 每次写博客都会想看看TA的博客 可是改版了谁都看不到 带着遗憾离开吧 万一打开了 能看了 岂不是又要开始自己折磨自己 说了谢谢 说了满足 说了再见 其实想想 想在的生活不正是我想要的? 那些影响着我的人 要么离远点 要么设防线 要么放身边 这样就够了 突然间想起 很多过去的字句 不是纪录了下来  真的会 忘记 过去的人 终究还是会过去 到现在我仍在想 我要不要 [...]

我回来了,这么久,我又回来了。可是,我快走了......

tailsaint | 2012-04-26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写了   其实一直记得的   只是找不到机会 换了黑色的背景才有心情写 果然是常年累积的习惯 如今的自己 变得奇怪起来 或许真的人每七年彻底新陈代谢一次 一切都是新的了 于是 我妥协给了现实 刚和大S好的时候我依旧告诉他 我爱的人是TY 如果TY回来 也许你... ... 可以确定对他是真的爱 不计较一切的爱 可是呢 哪怕一句你留下都没有 我该怎么办 虽然在一起的日子我过得很难受 真的很难受 每天都是我对你的关心 在意 你却爱着别人 心里牵挂着别人 就这样 第二次 也许我们以后再也没有交集了 可是我还是想你 和ZM聊天的时候还是会时不时的提到 可是又能怎么样 和大S在一起 没什么不好的地方 虽然有点天然呆 但是真的让我享受了女王般的生活 一切我不用操心 所有的事情都会打点好 七月23号我就要走了 从现在就开始想 6月17号要不要送礼物 邮寄 呵呵 自己想想都可笑 估计没什么好下场 这个地方我确定没有熟人来了 它又重新只属于我 可以尽情的说 最近老做梦 梦见高中 我们的高二8  那些忘不掉的记忆 还有TY带来的记忆 居然想到的都是些幸福 [...]

Dream

tailsaint | 2010-07-28

总是梦见那个人的一切 梦见最在意的QQ里的分组 梦见密码 梦见自己的境地 到底是怎样了 感觉乱乱的 似乎身边没有什么了 昨天也不例外 梦到他 梦到他发短信 那些话 感动而真实 也许吧 也许 毕竟还是需要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还是要履行承诺 好吧 z 我说了 我等着 等你回来虐我 哈哈 都来吧,来吧

因爱而爱的是神,因被爱而爱的是人

tailsaint | 2010-07-05

到底是怎样 渐渐熬夜熬不动了 思维是白天清晰不再是晚上清晰 总以为我是属于夜晚的 可是 现在却有改变的趋势 该明白的似乎都明白 累了 再也不会是神了 还是一样的 有些话还是不能说 又长出来了一个麦粒肿 疼疼的 习以为常 它的存在 只是它把我带到一个夜晚 那是第一次长麦粒肿 那天晚上 留下了很在意的记忆 抹灭不掉 开始怀念过去 迷恋过去的一切 后知后觉 自己似乎在那时不在状态 看到那些短信和聊天记录 现在只是无奈 像修二一样的一个人 昨晚做梦 梦见你 还有那个解释 想起自己以前说的话 我永远都会相信你 嗯 依然是这样 感觉信念似乎被忽视了 淡忘了 但是我需要这个 很需要 又想到程思盈和肖欢 我是该满足 嗯 贪欲无限 难以克制 将我所以的爱,就算没有任何回报的全给你 再也不要当一个神

生日快乐

tailsaint | 2010-07-01

高玩,生日快乐 今天很不舒服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现在想说的 和刘畅那架吵得个惨啊 饭桌上 我说 怎么办 她放话要找人来打我 班长很轻蔑的一笑 来么 让他来 方方说 我给你加油 呵呵 你们是我的最美好的记忆 我们在一起可以不用动心眼 让我找回难得的轻松 我给你们长 给你们叫嚣 我们的常规组合: 尚杨 我的发小 虽然现在关系才铁起来 (好冷 现在身上还一直冒冷汗 很难受) 从七楼下去的时候 是你先问的我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说我不知道 腿软 想吐 于是你们便取消了今天本来还有的活动 你 我 高玩 咱们三个在院子里说话 散步 你说 暑假一起去成都 忘掉不开心 高玩 钱雨晨 以前我从不叫你的外号 我说不好听 下午四点 我冒着迟到的危险 跑去给你买生日礼物 用仅剩的200块钱 买了件NIKE AIR 198的TEE 然后坐车 跑到吃饭的地方 你和我一样 不知道自己的某些物质条件刺激着别人 [...]

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

tailsaint | 2010-06-21

半夜 头疼 收不到你的短信 找不到你的踪迹 在字里行间搜寻着星星点点 大神说 微微,陌上开花,可缓缓归矣。 那么 我该说什么? 老师快走了 新加坡 这也是 可以给我目标的人 他走了 那天最后一次一起吃饭 我们说好 我大四暑假先去新加坡玩一圈 他要接待 商模课我们组赚了32亿6千万 如果有一天我真能有这么多钱 一定给他买一个世界上最贵的弓子 买50万的 呵呵 虽然现在他用的是2000的弓子 我用的是300的 他去日本进修的时候 所有的演奏会我都去 嗯 感觉这一年答应了好多事 给儒说 出国一定带上他 当然我会努力 不过就我现在的样子 自己出去都难 给张嫚说 回来给她带她想要的 给孙文说 只要过的宽裕 每个月给他打50美元 不过不太可能宽裕啊 15美元也成 嗯 给孔颖说 NoLan从日本回来带的风铃给她一个 给任喆说 如果和天雍分了就不和任何人好了 给你说 我会一直等 一直履行我的承诺 直到你终止它的那一天 以上,都是认认真真说出来的 只是 有些人是朋友 有些人不是了 有些人背叛我了 [...]

Summer

tailsaint | 2010-06-14

对夏天的迷恋与依赖 难以言喻 中午和尚杨李方一起回家 嗓子哑着 一句话也不想说 是该庆幸 他们昨天都没有回家 今天还有人能把我扯回去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什么也不想说 好累 好难受 心里像是被什么压着一样 不停的叹气 受不受伤无所谓了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 我珍惜的 不珍惜我 珍惜我的 我不珍惜 时间只剩最后两年了 再一次的放弃甚至是麻木的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可是做不到终归是做不到 出国 多无情的一个词 还有 恶心 呵呵 总算是理解灰儿了 原来被人骂恶心是这么难受 而且还是被自己在意的人骂 其实想想 这样骂人才最恶心 灰儿说的对 你有什么权利骂我恶心 你什么兜不知道 你是第一个骂我恶心的人 只是 这些话灰儿说的出来 我说不出来 就是这么软 就是这么顺着 就是什么都做不到 就是会被这样对待 我都认了 这就是我的性格 我认为重要的人我就是会这样 就是可以不管不顾多年的友情 想骂我就骂吧 我不在乎了 学会了 习惯了 属于他的生活方式 我选择的 [...]